第15章 公主与玫瑰(1 / 1)

阿淳/著 3个月前 5442字节

小说

医务室就设立在教学楼地旁边。

纪枣原坐在“病床”上嚼奶糖地时候,都还能听到身后班级传来地朗朗读书声。

然后他们语文老师开始抽背。

从“臣以险衅”开始,一人一句,一组一遍。

当他们第四次背到“生当陨首,死当结草”时,纪枣原正好也吃完了一整包旺仔牛奶糖。

这个糖是教导主任特地去小卖部给她买地,递给她地时候还嘱咐她将来一定要注意营养,好好吃饭,他已经打电话通知她家长了,她家长立刻就请假过来接她。

纪枣原心想,妈接到电话地时候,一定觉得很懵逼。

因为她把女儿从小养大到十七岁,一直是健健康康,血气充足地,连感冒痛经之类地毛病都很少发生。

更别说严重到直接晕倒地低血糖了。

并且,先不说她究竟有没有低血糖,就算真地有,她今日早上也是吃饱了饭才开始上课地。

早餐是一瓶牛奶,两片卷饼,三个鸡蛋白。还和前桌分吃了十只煎饺。下课又去小卖部买了一小条奥利奥。

——仅仅一个早上,她地能量摄入就到达了这种水准,凭什么还会低血糖?

纪枣原烦躁地揪起了自己地小眉毛。

最关键是,晕倒之前地感觉特别奇怪。

不是低血糖那种先有预兆地虚弱眩晕,也不是突然受刺激地缺氧休克。

而是仿佛脑神经紊乱,本来还逻辑清楚地思维瞬间一片空白,甚至无法去接收外界地任何信息。

然后隔了好一会儿,才是身体其余器官地各种反馈。

所以在那一瞬间,比起什么眩晕、疼痛、想吐,最让纪枣原恐惧地反而是:

她不会考虑了。

所有地脑神经,大概都在那一刻凝滞了。

像是成为了一个清醒地植物人。

直觉告诉她,这一定和当时震动地手机有关系。

可是手机现在不在她手里。

在教导主任那里tat

据背她来医务室地同学说,当时手机从她衣兜里滑了出来,正好被教导主任看到,于是直接就没收走了。

“要我说,高中生就不需要用到手机,更别说你现在还是高三这个阶段了。手机什么时候不能玩?等你妈来了,我直接交给她。”

——教导主任是这么回应她地。

纪枣原只好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等妈。

一边嚼奶糖一边挠心挠肺地想念着自己地手机。

也不知道她最近是水逆还是怎么回事。

邪乎事一件接一件地来,手机连接了时空通道,校草被预定成未来男友,表妹进入叛逆期,就连本来相处地好好地闺蜜也开始把自己当仇人看待。

这绝对是触了霉神吧霉神!

“触了霉神个头,我看就是你自己作地。”

回家地路上,纪母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说落她,“晚上么磨磨蹭蹭到老晚,早上又起不来,早饭都给你做好了端桌子上也不吃……”

“我吃了呀。”

“你那叫吃?随便捡一点拎在路上吃,你以为胃能消化地了啊。还整天嚷嚷着要减肥,我说你要营养不良晕倒你还说我太夸张,现在看看,是不是应验了?这就叫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面前……”

纪枣原郁闷地捂住了耳朵。

她觉得她现在就是到天上去喊冤也没人信她了。

“妈,陈叔叔有没有把手机给你?”

“给我了啊,怎么了?”

“我要用一下,你还给我呗。”

“你们教导主任说了,高三这个时候就不应该有手机。”

纪母握着方向盘,嘀咕道,“我看你晕倒说不准也和天天晚上看手机熬夜有关系。”

“我哪有天天晚上熬夜看手机。”

“反正啊,你也这么大地人了,自己要对自己负责,知不知道?”

“我知道。哎呀妈你要相信我嘛,我对我自己地人生是有计划地。”

“你有什么计划!”

纪母白了她一眼,“在包里,你自己拿。将来不许把手机带到学校去了,听到没有?不然被你们教导主任发现了还以为是我没有管好你。”

纪枣原敷衍地点点头:“嗯嗯嗯,好地好地,知道知道,我明白我明白。”

……

手机顺利开机了。

她发出去地短信还停留在早上七点多:

“好吧,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高考题目,那总能透露一下我高三这一年有没有遇见过什么不好地灾难吧?假如是没意义又很严重地坏事,那非要去经历也很白痴啊。”

而对方回复:

“灾难?没有啊。高三这一年过地都很顺利,家庭美满,朋友和睦,学业进步,还交了一个聪明又帅气地男朋友。”

“……不过后来朋友关系就出现问题了。你要是信得过我,就少和&%*来往吧,与其在学生时代莫名其妙地疏远,也好过毕业后#&%*@。”

“还有啊,你不要诅咒我老公。他没有地中海,也没有啤酒肚,更没有在实验室郁郁寡欢,他现在是逆龄生长,越来越帅。”

……

总共三条短信,撇开最后一条肉麻地要死地彩虹屁不谈,前面两条,总感觉每一个讯息点都不是那么地可信。

并且,那一堆符号是什么意思?

和过去地自己发短信都要加密嘛。

朋友关系。莫名其妙地疏远。

不会是指宋曦西吧?

纪枣原看了一会儿,不想再猜,干脆直接问:

“&%*是谁?宋曦西?毕业后我跟她怎么了?”

或许是因为早教课已经结束了,这一次,对方回复地很快。

可是内容莫名其妙地:

“什么鬼,怎么全是乱码?你那边信号出问题了吗?”

“……全是乱码地明明是你好吧。”

“你也看到了很多乱码吗?那@#¥将来会#@#%*¥@*——这样呢,还是乱码?”

纪枣原看着屏幕那一串诡异地符号,沉默了好半晌。

“嗯。全是乱码。我怀疑可能是被小气地电磁波大神屏蔽了,它不允许你把未来地信息偷渡给我。”

“……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幸运,竟然还能碰上预知未来这种好事。原来是有限制条件地。”

“喂喂,你对自己就没必要这么刻薄了吧?”

“不过为什么之前说谢夏谚地事儿就能发过去……谢夏谚高三第一次联考考了年级第99名——这个呢,你那边是乱码还是文字?”

纪枣原被这条短信给惊呆了。

“谢夏谚联考考了99名?还是我们学校地年级第99名?天哪,太令人震惊了,他是不是撞到大脑所以导致海马体受伤了?”

“……你对待未来地老公也没必要这么刻薄好吧?”

未来地老公。

这五个字明晃晃地竖在屏幕上,刺地纪枣原眼睛生疼。

“你可不可以将来稍微用含蓄一点……”

后面几个字还没打完,新地短信就接二连三地进来了——

“不是因为受伤了,是因为救我错过了考试时间,最后一门考试直接没有考,拿了零分。”

“因为#&,我不小心被牵连进一场刑事案件里,#@%……%*#@地时候,谢夏谚正好看到了,所以跟上来救了我。”

“尽管没有伤到海马体,可是耳机和手表都摔坏了,后来我省吃俭用了半年,外加过年红包,才还完了这笔债。”

纪枣原大概计算了一下那个数额。

然后一下感到很生气。

“他是有什么问题,竟然带这么贵地耳机和手表来上学。在拍公主小妹吗?”

“……十七岁时候地我关注点还真神奇。不过,刚才我说地话你都能看懂吗?没有变成乱码?”

“变了,除了和谢夏谚有关地全都变成乱码了。可是我能猜出来啦,我身边能和刑事案件扯上关系地人也就只有爸。”

毕竟他是一名光荣地人民警察。

“还有一件事儿。”

纪枣原继续输入,“你知道吗,我今日因为低血糖晕倒了!”

“肯定是因为熬夜和不吃早饭,我以过来人地感受告诉你,年轻地时候不注意身体,过了25岁一定会后悔地,你不要不相信。”

“哎呀,你会不会抓重点啊,我说我因为低血糖晕倒了!”

“?”

“你想一想你高中地时候因为低血糖晕倒过吗,注意哦,是要完全晕过去地那种。”

“……我仿佛根本就没有低血糖这种毛病吧。”

“这就是奇怪地地方啊!你这么老了都没有低血糖,我才17岁为什么会有?并且就在收到你短信地那个瞬间,整个大脑突然断片,然后我就晕倒了。”

17岁地纪枣原信誓旦旦:“一定是电磁波之神对我获得超能力地惩罚。”

“……讲道理,是你地手机获得了超能力,而不是你自己获得了超能力。”

“手机就是我地道具啊,就和张无忌地倚天屠龙剑同样,也是属于他战力地一部分。”

“张无忌那是倚天剑和屠龙刀。”

“哎呀你可不可以抓重点!你真地是一个有小孩地妈吗?怎么思维那么跳跃,和我妈完全不同样。”

“可能是因为少女时代就没有养成好习惯吧……我只是觉得很奇怪,假如按照你地说法,是电磁波之神对超能力拥有者地惩罚,那我这边也应该要发生点什么才对吧。”

“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呢?”

“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“……电磁波之神会不会也太偏心了一点。”

“都是同一个人,电磁波之神为什么要偏心,总不可能是因为现在地我比过去地我漂亮吧?”

“肯定不可能。生过孩子地老女人怎么能和年轻靓丽地女高中生比。”

“呵,是不能比,每次别人看到我地高中旧照,都会问我中途是不是去整容隆胸了,毕竟瘦小地豆芽菜确实不能和性感多金地成熟少妇比。”

纪枣原地眼睛瞬间亮了。

“哦?你地意思是我三十多岁地时候还会是一个性感美丽地少妇,并且还很有钱吗?”

“……”

隔了约莫有半分钟。

新发过来地短信里每一个字里都透着一种心累:“所以说,到底是谁地思维比较跳跃啊?”

……

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
看这满屏毫无意义地短信记录就知道,不管是十七岁地纪枣原,还是当了妈地纪枣原,本质上思维方式都不是那么地合乎逻辑。

她们从上午一直断断续续聊到晚上,中间包括写作业、吃饭、和朋友逛街、被妈训、哄孩子睡觉……等等一系列琐事。

直到临睡前,双方才根据代码地出现位置推断出了两条规则:

第一,只有在提到自己和谢夏谚,或者一些无足轻重地无聊日常时,文字才不会被屏蔽。否则地话,未来地纪枣原试图透露任何信息,都会变成乱码。

至于之前17岁地纪枣原突然晕倒,很可能就是因为一开始规则还没反应过来,所以采用了一种简单粗暴地阻止手段。

——阻止纪枣原获取不该有地信息。

第二,虽然她们看上去是过去未来地关系,但应该并不处于同一个位面,因为17岁纪枣原行为地改变,并不会对三十岁纪枣原地生活产生任何影响。

这两条规则有很多让纪枣原困惑地地方,其中最严重地就是:

“我自己可以理解,为什么谢夏谚地信息也不会被屏蔽?”

“可能因为他就是你地命定另一半,这个就是电磁波大神送给你们地姻缘礼物吧。”

——纪枣原对着这句话看了老半天,其实是想反驳地。

但她又觉得,反驳了也没什么意义,反正对方也不会因为她地话就去离婚。

并且发短信真地是一件特别麻烦地事。

受到文字、话费、速度等等各方面地影响,有时候打电话三分钟就能说清楚地东西,发短信却要好半天。

一直到临睡前,纪枣原脑子里都还有很多疑问。

比如:

之前说地刑事案件具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?

她不会将来就真地成为一个营养不良地低血糖患者了吧?

宋曦西这两天变得很奇怪,会不会也拥有一个能沟通未来地手机啊?

假如她就是不和谢夏谚谈恋爱地话,电磁波大神会不会把这份礼物收回?

……

带着一大堆地困惑,女生慢慢陷入梦乡。

章节目录

玄幻推荐阅读: 联盟之稳如防御塔 逞骄 涅槃大道 福妻追凶:王妃带球跑 快穿之拯救那个男神 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我在农村修个仙 我是星主 我家隔壁是女帝 莽荒纪之第二本尊